本站官方网站 | 本地网热线电话:99999999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9999999999
  • 本地头条客户端
  • 微信
  • 网站导航
  • 2019-01-05 17:03

    举报新建村支部书记王相伍违纪违法报复打人的报告

    王相伍生于1953年8月,现年65岁,现任新建村支部书记2016年原群英、新建、和平三村合并代任书记。2017年通过不择手段选为书记,在这期问所作违纪违法如下:

    一、违纪违法操纵选举

    2017年衡阳市选举文件规定年满60周岁不参加联村选举,乡干部唐辉在村党员干部会议上说,王相伍连任三届书记可以参选,他是衡阳市下发文件的,文件没见面,就是不选他,书记也是他的。没有选上也纳入在村班子,我们群众说:原宜潭乡和平村干部2016年为省侵吞私分国家拨来扶贫款36000元,香猪10头占为已有,对上面拨来项目建设资金20多万元去向不明,帐目不清:对贫困评选相当私心,只要是亲朋好友不按政策,有车有房也能享受,2017年三月有人举报到乡政府,王相伍也相当清楚,不但不处理,还在2017年选举中为其打招呼贿选,说此人老实可当主任。并在选举中给予和平周运成提票箱到群英片拉选,群英两岭周运成共产党员,十多年组长,历届周运成选举都有几百票,当时选前乡领导说明同名同姓者,必须注名老村名,王相伍一手遮天把村民所投票全部记到和平周运成名上,致使和平周运成成功选起。今年9月底在处理和平周运成的问题时,把群英周运成入党材料调出来(群英周运成是2006年入的党,和平周运成是2012年入的党,偷采换柱减轻和平周运成的责任)

    选举初期王相伍以族长辈和村支书身份找到(原群英村妇联主任)王爱民参选联村干部,你只有听我话,包你选上,王相伍对王爱民所说的承诺下,也有他自己的能力高票当选,几天后,不知何故,王相伍和乡李宇、张展成要王爱民写辞职报告退出选举,王爱民几次未答应。王相伍许以让王爱民丈夫当护林员,原村垫付资金一并结清,2017年村干部工资照拿,奖金2600元.王爱民并未同意,后在乡政领导胁迫下(我不签字开除党籍)我只好在他们写好的辞职书上照抄签字,王爱民丈夫就当了护林员,乡里也付了王爱民的欠款项,只说干部工资和奖金年底付,难道选举由个人钱权交易吗?

    二、打击报复行凶打人

    2017年12月26日王爱民找王相伍要工资和奖金,王相伍说没这回事,当时群英片王国兴、何文冬在场,他说我问下他们,王爱民说可以。2018年7月30日,王爱民来村部找王相伍讨要2017年工资和奖金时,王相伍不认帐,说你没文字根据,王爱民说他身为支部书记怎能说话不算数呢,你这样说话不等于放屁。王相伍起身用拳头打额头,揪头发,踢大脚,打得我晕头转向,疼痛难忍,戒指和耳环也被扯掉,好在谷爱民乡干部、张展成在场才将他拉开时他就用脚踢王爱民一脚,后到派出所,经医院鉴定为轻微伤,通过治疗,现王爱民头都还有些隐痛,王爱民向乡领导和派出所多次反映,至今未见处理。

    现村财务不公开,建新村部独断专行,废田占地工程招标都不公开,对贫困户不按政策等所致.

    另今年6月,残疾人贺国荣因王相伍减去他的贫困户和低保在电话里提出意见,他不接受,贺国荣骂了他一句“拾他娘的”,王相伍立即电话从县城把他儿子喊来,父子俩从村部赶到贺国荣家,用木棍把贺国荣打倒在地,王爱民报警后派出所用车把贺国荣拉到中医院治疗,经鉴定为轻微伤经司法所调解,赔偿贺国荣1600元医疗费。

    2017年11月28日王相伍因滴水岩组王正生因安置房把滴水岩组王正生的水田和水塘废了,王正生要求王相伍处理,王相伍说没得处理的,两人争吵几句,王相伍举手把王正生打得脸肿眼青,任意打人是王相伍专长,王相伍多次殴打群众,为什么不处理?他是否有保护伞?

    三、私利重天,雁过拔毛,不择手段骗取国家资金自王相伍2013年接任新建村支部书记以来,借公肥私收取村民和骗取了不少国家资金。2018年乡政府拨给新建10组永家中屋门口塘3万元河沙水泥只用1.2万元,挖机用3.48分种3000元共15000元,还有15000元,只有王相伍知道无帐无数。

    2008年雪灾国家支灾来电杆150根,是国家支持,他以每根电杆50;元并加生活费15元/人全村900多人共计人民币15000多元,王相伍无帐可报。2009年王相伍公路硬化,在本村人口多收10多万元,群众反响严重,退回了2万多元,其8万元无帐可查。王相伍任三村联合书记其性不改,2016年国家对两女户和独生子女户落实奖扶政策,年满60周岁可享受,王相伍在办手续时,每户收取300到350元不等,举报者就退了款,像蒋必坤、王桂英等十多户没有退

    另王相伍搞果农合作社实租新建二组早田5.1亩,早土1.2亩,总面积不足18亩,而他申报68亩,号称2000万果农合作社,借用亲朋身份证40多个,经营水果、苗木、并在常宁市市场职业监督局注册,不知骗取了国家多少资金。2017年建新村部独断专行,又不知私吞了多少钱。

    共2页: 上一页
  • 12下一页

版权声明:泽国资讯版权所有,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泽国资讯 Copyright 2004-2016 http://www.zangaozu.com All Rights Reserved.